中国男足归化球员找到“下家”出战明年亚洲杯待定

中国男足归化球员找到“下家”出战明年亚洲杯待定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马德兴】巴西甲级联赛俱乐部弗鲁米嫩塞队22日发布消息称,已经与中国男足国家队归化球员阿兰完成签约,双方的合作周期将于2024年结束。至此,归化球员中除费南多之外,已经全部返回巴西并找到新工作。这些归化球员未来是否还会继续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目前尚未有明确说法,但理论上仍存在代表中国队出战2023年亚洲杯的可能。

“感谢球迷给予我全部的爱……我回来了!”对阿兰来说,转会弗鲁米嫩塞队也是“回家”。2008年至2010年,阿兰就曾在这家老牌球会中效力,出场88次,累计打入26球,并凭借出色表现入选巴西国青队。据悉,阿兰在弗鲁米嫩塞队的月薪为45万雷亚尔(约合58万元人民币),属于队内顶薪。不过这一工资与他在中超踢球时差距较大,如今的薪水是此前的1/8。

阿兰不是第一个在巴西职业足坛找到新工作的归化球员。为冲击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广州俱乐部2019年开始全面启动“归化”工作,帮助效力于本俱乐部的几名巴西球员申请中国国籍,并由中国足协向国际足联提出申请,完成归化手续,获得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世预赛的资格。

从艾克森到后来的高拉特、“小摩托”费南多、“野牛”洛国富和阿兰全部都加入中国国籍。不过,由于规则限制,高拉特拿到中国国籍后未能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其他几人则顺利拿到出战资格。其中,艾克森在2019年开始的世预赛40强赛中,成为中国国家队历史上的第一名“归化国脚”,并在首战对阵马尔代夫队的比赛中攻入了归化国脚的第一个国家队进球。随后,阿兰、洛国富等先后代表中国队出战并取得进球。

尽管外界对归化球员寄予厚望,但受制于中超联赛的水平,这些归化球员的状态到后期已经出现明显下滑,再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训练也不系统,未能帮助中国队取得预期效果,费南多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加上广州俱乐部因为母公司财政方面遇到严重困难,从2021年最后一个季度开始,这些归化球员陆续与广州俱乐部解约并返回巴西。

首先是高拉特,他在2021年11月份率先与巴西桑托斯俱乐部签约。广州俱乐部今年2月16日宣布5名归化球员彻底告别俱乐部后,艾克森加盟格雷米奥队,洛国富则加盟米涅罗竞技队。阿兰是最近一名重返巴甲的中国归化国脚,如今只有费南多尚未回归巴西国内俱乐部。

归化球员返回巴甲,“归化工程”告一段落。从接下来的发展趋势来看,未来继续采用“无血缘归化”政策的可能性并不大,反倒是对像李可、侯永永和蒋光太等血缘入籍球员,有可能继续实施。虽然冲击世界杯失败,但李可和侯永永这个赛季已经重返北京国安:只不过李可因为伤病离开梅州赛区,返回北京接受治疗;蒋光太目前依然留守处于困境的广州队。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已经代表中国国家队出场的艾克森、洛国富与阿兰返回巴西加盟各自球会后,依然保留中国国籍,理论上依然具备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的可能,也算是另一种“留洋”,毕竟在目前中超联赛水平整体下滑的情况下,征战巴西联赛可以继续维持相对较高的水准。

接下来,中国国家队最重要的赛事就是2023年亚洲杯,届时是否征召这几名返回巴西的归化国脚取决于球队的需要。但高拉特已经没有可能再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因为按照国际足联相关规定,高拉特只有继续在中国踢球,才有资格出战。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国家队今年年内再组织集训和参加国际A级赛事的可能性不大。而且,由于中国队备战2023年亚洲杯赛的计划也还没有出炉,因此3名返回巴甲的归化球员年内重新代表中国队披挂上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